效法波士頓的創新創業生態系 讓台灣新創在世界舞台發光

文:鄒淑文     攝影 : 卓建源

「市場、人才、資金是創業家成功必須擁有的三把劍,」MIT校友會現任會長及MIT企業論壇(MIT Enterprise Forum, MITEF) 台灣分會會長任昭銘說,「面對全球性的競爭環境,今天的創業家需要更銳利的這三把劍、才有可能勝出。」

對於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更友善的國際創業環境,任昭銘有著很深的使命感,也是他決定擔任MIT台灣校友會會長、積極利用MITEF的創業服務平台幫助台灣創業家的原因。「台灣若無法提供更友善的創業環境、一個能幫助新創與國際接軌的世界舞台,我們曾經擁有的產業優勢也會快速消失。」他憂心地說。

根據2015年全球創業觀察(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, GEM)的最新報告,台灣的創新型創業人口僅佔7.3%,不僅低於韓國的9.3%、更遠低於中國的12.8%。當整個大環境不利於創新型的創業家,結果就是創新研發能量的式微。

但將時間拉回20年前,許多人可能會驚訝地發現,1997至2003年間,台灣的創投基金規模曾是全球第三大、僅次美國及以色列 – 台灣,竟然曾經是位居全球創業活動最旺盛的國家之列。

任昭銘表示,導致台灣創業投資規模下跌的原因很多,例如台灣產業高度集中在IT及半導體等硬體產業、卻整個錯失網路等新興產業的市場機會;此外,台灣的稅務制度相當不利於外資的進入 — 種種因素造成高科技產業鏈的不完整,加上就業環境的薪資結構無法改善,又造成優秀人才大量外流,更讓投資人難以在台灣找到好的投資標的。 

▲ 圖 (MIT Enterprise Forum, MITEF) 台灣分會會長任昭銘

新創研發有野心 以全世界為目標

任昭銘另一個身份是台灣國富綠景創投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,在跨足能源科技及創投界之前,他曾服務於知名的廣達集團,擔任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(MIT)合作案的聯絡窗口。在 MIT舒維都教授的鼓勵下,他決定放棄在大企業的穩定工作、前往MIT史隆管理學院繼續深造,並在回國後勇敢創業投入綠能產業及創投界。從ICT產業到綠能產業,從資訊科技的企業高階主管、轉身成為綠能創業家,豐富的國際投資與科技產業經驗,讓任昭銘習慣從全球價值鏈的角度看台灣的定位與機會。

「台灣仍然有不少產業利基,例如半導體、醫療、智慧農業、水資源技術等等。」任昭明強調,台灣在這幾個領域的技術仍然有全球競爭力,也有相當傑出的人才。

但任昭銘也提醒,台灣新創界要有強烈的野心大步跨進全球巿場。「創業不是只要技術就好,更要有進入國際市場的野心!」就這一點,任昭銘指出,以色列和美國波士頓會是台灣重要的學習對象。

根據他的經驗,以色列的新創充滿要成為世界第一的戰鬥力,美國的新創重視創造新的價值;相較之下,台灣新創則過於保守務實。任昭銘舉例,以色列新團隊會在產品還只是構想階段時,就拿著概念或解決方案直接到巿場拿訂單並且募資,所以能很快地將概念轉化為實體營收。但是台灣新創團隊,經常是等到產品推出巿場後,再去找訂單及或進行募資。

任昭銘進一步說明,以色列的新創勇於挑戰「世界第一」技術的野心,是他們受到創投青睞的關鍵。因為當新創以「全世界」為目標市場,首要任務就是發展出能夠顛覆產業的創新技術,因此這類的新創發展的技術往往不是小螺絲釘,而是會擊倒巿場大巨人的破壞性創新。這是跨國公司為何喜歡併購以色列新創團隊、而且加碼投資的原因。然而這樣的戰鬥力在台灣新創界卻非常罕見。因此以色列新創最值得台灣學習之處,是新創不要畏懼內需市場小,而應該把目標市場放眼到全世界。

除了以色列,波士頓是另一個值得台灣效法的創新創業生態系。除了當地的學校和企業不遺餘力地支持創業社群,政府和產業更聯手協助MassChallenge之類的非營利組織持續支持全球創業人才。

例如MIT在內的多所頂尖大學,過去十幾年都在扮演創業加速器的角色,協助學生實踐創業構想的機會。例如MIT的創業沙盒計劃,每年提供已有創業構想的在校學生(包括大學部和研究所學生) 1萬美元的種子基金;當學生的創業構想成功進入原型階段,還有機會進一步獲得25萬美金創業基金。最重要的是,在整個創業過程,學校會提供各種創業協助、業師輔導,一路幫助學生的創業團隊直到獲得 A輪資金的挹注。

另一方面,這次台灣林口新創園合作的國際加速器夥伴MassChallenge,是波士頓最具代表性的國際創業加速器。MassChallenge協助新創鏈結企業和國際市場,讓有實力的新創很容易被國際投資人與商業夥伴看見,有效地幫助新創一步步走向產業化、甚至進入國際巿場。
MassChallenge的成功清楚地說明:好的點子、好的技術,更需要一個與國際有良好鏈結的創業生態系,才能被國際投資人看見。

創造健康的創業生態系 支持創業活動

由於MITEF任務與MassChallenge非常類似,都是希望協助各地科技創業家,將好的商業構想轉化為改變世界的企業。因此在今年的B2MC Taiwan創業加速器計畫,MITEF會擔任創業導師及潛在投資人的角色。任昭銘指出,台灣至少需要每年10到20個類似的國際型新創扶持機構,才能帶動新創社群的活躍發展。

「當這些創業加速器招募到國際的新創團隊,能與台灣企業的合作鏈結時,就有機會帶動台灣企業和產業的創新轉型。」任昭銘直言,當前的台灣非常要創新。大公司需要創新創造新巿場、中小企業則需要創新來轉型再造,當創新成為台灣一條必要之路、政府、企業、學術、甚至社會要全新思考如何創造健康的創業生態系、去支持好的新創題目、鼓勵能夠改變世界的創業活動。

另一方面,台灣產業也要能夠培養投資未來的眼光,因為高技術門檻或創新型的新創絕非在2-3年就能完成研發或具備市場規模。國際創投要找的投資標的,都是10年後能顛覆巿場的新創,所以會透過早期天使資金、掌握到有機會在未來橫空出世的產品或技術。任昭銘從過去產業的經驗觀察,任何新創最終果就是要產業化、因此產業可以扮演經驗複製、產業輔導、將過產業所有的踫撞、挑戰、機會透過手把手的領路、才能讓新創走向正確方向。

任昭銘強調,以色列和波士頓的成功,給台灣最重要的啟發,就是企業、政府、產業的成功聯手,就能打造出一個超級創業加速器,再透過鏈結彼此的資源網絡、逐漸形成完整的創業生態系,提供科技新創紮根時所需的創業協助與資源;當新創持續成長、開枝散葉後,更進一步拓展了整個生態系的網絡與影響力。

誠如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史考特・史登(Scott Stern)強調的,一個健康的創業環境會有包含創業家、高等學府、政府、企業、創投等不同角色的利害關係人,但沒有任何一方能全權主導創新創業生態系的發展,因為每個利害關係人都有自己特定的角色。台灣產業雖然有很強的創新能力,但在形成創新創業生態系的聚落能力卻相當弱,因此如何讓讓創新創業的人才鏈、資金鏈(天使、創投、資本市場),還有最重要的產業合作鏈都以有意義的方法聚在一起,是台灣亟須解決的挑戰。

 

▲ 圖 (MIT Enterprise Forum, MITEF) 台灣分會會長任昭銘